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数字期刊当前期刊热点地区
美国二叠纪盆地并购热潮和影响分析
更新日期:2018-01-17    作者:徐玉高,武正弯,鲍春莉(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政策研究室)    【字体:

摘 要:自2016年起,作为美国页岩油三大主力盆地之一的二叠纪盆地形成了并购热潮,对国际油价的影响力不断增强。在该地区开展并购的主体多为已有本地资产的美国中小型企业,并购主要目的是为了发挥钻井的规模效应,巩固在该地区的既有地位。并购热潮能够形成,主要得益于该地区资源潜力较好、技术进步带动成本快速下降、外输设施完善和大企业强势进入等。预计2019年美国二叠纪盆地原油产量将达到美国原油总产量的1/3,2025年达到450万桶/日。受其影响,国际油价2025年或达到60~70美元/桶的水平。总体来看,二叠纪盆地更适合美国本土公司,尚未进入该地区的外国公司应审慎决策,更多关注当地从业公司将非常规资源开发技术应用于常规资源的做法,深入研究二叠纪盆地原油对国际原油市场的影响。

关键词:页岩油;美国二叠纪盆地;并购;国际油价

M&A trend in the Permian Basin and its impacts

XU Yugao, WU Zhengwan, BAO Chunli

(CNOOC Policy Research Office)

AbstractSince 2016, the Permian Basin, one of the three major basins of shale oil in the United States, has formed a merger boom, which has been exerting increasing influence on international oil prices. Assets takers are mainly the incumbent the median and small enterprises with local assets. Their M&A purposes are facilitate drilling scale economy and to reinforce the vested bargain power of the owners in the region. The visible hot deals are largely driven by the resources potential of the region, plunging costs brought by the technological breakthroughs, good infrastructures and entries of big players in the market. It is expected that the production in the Permian Basin will reach 1/3 of the total produc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by 2019, and then 4.5 million barrels per day by 2025, lowering the oil price to range of 60-70 dollars per barrel. Overall, American enterprises are more comfortable in the Permian Basin, new foreign players are advised to think twice before taking action. The paper suggests that oil companies should learn more from successful practices applying development technology in unconventional resource to the conventional resource fields and moreover deeply research the impacts of Permian Basin on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prices.

Key wordsshale oil; the Permian Basin in the United States; M&A; international oil prices

1 美国二叠纪盆地基本情况

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西部和新墨西哥州东南部,因其是世界上最厚的二叠纪盆地沉积之一而得名。美国二叠纪盆地面积约为19万平方千米,与中国河北省的面积相当。1920年,在二叠纪盆地首次发现了石油。1923年,一口名为Santa Rita No.1的探井喷出工业油流,拉开了二叠纪盆地石油生产的序幕。20世纪70年代,二叠纪盆地的石油产量达到高峰,年产量达到7.4亿桶(约合1亿吨),几乎是大庆油田巅峰时期产量的两倍。此后二叠纪盆地和美国其他盆地一样,产量逐年下降,进入了生产相对沉寂的时期。自20世纪70年代起,二叠纪盆地常规油气田步入衰减期,产量逐步下降。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统计数据显示,2000年二叠纪盆地的三大地层Wolfcamp、Bone Spring和Spraberry的原油产量仅为13万桶/日,不足高峰时期的1/10。

2005年之后,伴随着美国页岩革命,二叠纪盆地的开发逐渐走出低谷。二叠纪盆地自2007年开始一直增产,2014年6月油价暴跌前产量为159万桶/日。从2016年起,二叠纪盆地出现了并购热潮,2016年并购交易金额达到256亿美元,占美国油气行业上游并购总额的41%,而2014年和2015年还分别仅为13%和27%。2017年一季度,二叠纪盆地并购交易金额达到181亿美元,是2016年全年总额的71%,相当于美国油气上游并购总额的75%[1]

当前,二叠纪盆地两个主要产油地区分别是Midland次盆(Sub-Basin)和Delaware次盆。从地层来看,Midland次盆的主要产油层为致密石灰岩地层Wolfcamp和砂岩地层Spraberry。Delaware次盆主要产油层为Wolfcamp和Bone Spring灰岩/砂岩层。严格意义上讲,美国二叠纪盆地所产原油不全是页岩油,例如,该盆地历史最久的主力产油地层Wolfcamp一半是常规油藏。Bone Spring灰岩/砂岩层则主要是常规油藏。在水平压裂技术取得突破后,一些钻井商开始用水平压裂技术开采常规油藏,因此在该盆地很难区分页岩油和常规油。

美国石油钻探作业大部分增量都集中在二叠纪盆地。该盆地曾在2017年3月创下单月新增钻井批文超过500口井的纪录。从2015年12月到2017年3月,月度新增钻井数量增长了280%[2]。北美石油产量回升也主要依赖于二叠纪盆地。当前,二叠纪盆地的石油产量已经回到其20世纪70年代的巅峰水平。当今国际原油市场正在发展成为一个由美国、欧佩克、俄罗斯及其他产油国组成的寡头垄断市场。原油价格由边际产量的生产成本所决定。当前的边际产量主要来自美国,而二叠纪盆地又是美国原油的主力产区,因此,二叠纪盆地的产量潜力及其边际供应成本在较长时间内是影响国际原油市场的重要力量。

2 美国二叠纪盆地的并购特点

2.1 并购主体以中小企业为主

除了雪佛龙公司,其他大石油公司因为不看好二叠纪前景而在本世纪初不约而同地出售了二叠纪盆地的资产,留在二叠纪盆地的大多是中小型石油公司。在水平压裂技术取得突破后,一批中小石油公司采取快速、灵活、弹性的策略,通过高杠杆举债融资,边开采边探索,随时调整策略,逐渐掌握了页岩油开采的关键技术和应对措施,开启了页岩革命。从伍德麦肯兹监测的并购数据来看,二叠纪盆地的并购交易主体主要是中小型公司。卖家多为私人公司或早期进入者,买家多为公开上市的本土勘探开发公司。其中大部分买家在二叠纪盆地已经拥有资产,购买新的资产是为了巩固自身的地位,让新资产和既有资产发挥协同优势。2015-2016年,除埃克森美孚外,国际石油公司和外国国家石油公司基本上没有披露其在二叠纪盆地的并购活动。2015年8月,埃克森美孚收购了二叠纪盆地4.8万英亩的区块。2017年1月,埃克森美孚正式公布其购买BOPCO公司价值66亿美元(产量1万桶/日)区块的并购案。

中国的中化集团和新潮能源公司都在美国二叠纪盆地有一定面积的区块,都是非作业者。2013年2月,中化石油美国有限合伙公司(Sinochem Petroleum USA LLC)和先锋自然资源公司(Pioneer Natural Resources,以下简称“先锋公司”)签署一项协议,以17亿美元的总价收购先锋公司在二叠纪盆地南部区域40%的权益。先锋公司继续作为运营方,在合作区域开展租赁、钻井、完井、运营和营销活动。根据先锋公司的年报,2016年,先锋公司在合作的南部区域打了41口水平井,产油层为Wolfcamp B。2017年,先锋公司将继续租用4台钻机,计划打井40口,预计在50美元/桶左右油价下能够实现盈利。新潮能源公司是目前国内A股上市公司,主要资产位于Midland次盆东北角,矿区面积8.5万英亩。该区块证实储量(1P)为1.73亿桶,2016年平均产量为1.0万桶/日,实现油价为38.5美元/桶,桶油成本(不考虑折旧)为15.5美元/桶[3]

1显示了2015-2016年美国二叠纪盆地不同类型公司公布的并购金额。

 

 

2.2 多数企业并购是为了巩固在该地区的既有地位

此轮并购热潮中的大多数公司此前已经进入二叠纪盆地开展作业。页岩油打井有非常强的“规模效应”,区块面积越大,打井越多,压裂段数越多,所产的原油就越多,成本也越低。因此,为提高产量,之前进入的公司要么既有资产相邻区域不断小范围扩边,开展“补强性”并购(bolt-on deals),要么一次性大面积扩张既有区块,开展扩张性并购(expansion deals)。完全新进入该盆地的并购(new entry)或是跳到与之前完全不相邻的地区(new area)并购的数量相对较少。

1为2016年前三季度Midland和Delaware次盆并购种类和金额。

 

 

Midland次盆被认为是美国二叠纪盆地中基础条件最好、风险最小的地区,基本成海相沉积。截至2016年三季度,有2/3的补强型并购以及3/4的中小型并购交易(4000万~1亿美元)发生在该地区,该地区也是并购交易价格最高的地区。2016年,该地区区块平均交易价格为3.4万美元/英亩,2016年年底部分区块交易价格甚至超过5万美元/英亩[1]

Delaware次盆主要是三角洲沉积,地质条件较Midland地区更为复杂,开发程度要小于Midland。随着Midland地区并购价格飙涨,Delaware次盆地区因为价格相对便宜也逐渐获得青睐。Delaware次盆的优势在于,该地区的Wolfcamp地层还有120亿桶油当量的可开采剩余储量,开发潜力要大于Midland地区。Delaware次盆2016年的交易均价在2万美元/英亩。2016年全年至2017年一季度Delaware地区金额超过5000万美元的交易数量已经超过Midland地区。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涌入Delaware,该地区的土地交易价格也逐步上涨,2017年一季度已上涨至约3万美元/英亩[1](见表2)。

 

 

除上述两个地区之外,美国二叠纪盆地还有Central Basin Platform和Val Verde两个区域有油气作业。Central Basin Platform地区是上世纪20年代就开始钻探的常规老油田。在2014年国际油价下跌之前,一些石油公司,例如先锋公司、阿帕奇公司(Apache)开始尝试在该地区打水平井寻找非常规油气资源。由于油价下跌,这些试验性活动被迫中止。当前,一些石油公司正在尝试进入该地区与Midland和Delaware相邻的区域,但是该区域的高含水量问题给作业者带来了相当大的挑战。Val Verde地区主要产出的是页岩气。由于美国本土气价持续处于低位,Val Verde地区目前尚不是并购热点地区,仅有几家公司在此维持既有的天然气生产。

2.3 并购热潮趋于冷静但机会仍存

虽然美国二叠纪盆地交易价值总量在2017年第一季度继续上升,但交易单价有所下降,2016年的交易热潮已经出现“泡沫”化的倾向,例如,一些区块根本没有做过任何地质研究或勘探就被出卖。部分公司大量收购,并非用于开发,而是囤积居奇,赚取差价。2016年四季度,二叠纪盆地的交易价格曾一度冲高到6万美元/英亩,平均交易价格在4万~4.5万美元/英亩。2017年一季度,交易价格基本回落到3万~3.5万美元/英亩的水平[1],主要是因为国际油价在2017年一季度有所回落,给过热的投资潮浇了一瓢“冷水”。在国际油价从2017年5月逐步回升后,二叠纪的活跃钻机数却没有同步出现大幅回升。从贝克休斯公司统计的二叠纪盆地活跃钻机数来看,2017年下半年,该盆地钻机数量增幅明显趋缓。2017年2-5月,二叠纪盆地新增钻机数量为48台,8-10月期则下降至9台。

美国二叠纪盆地钻机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各生产企业为维持融资缩减了资本投资,增加股东红利。在页岩革命兴起的这段时期,各页岩油生产商资本开支远大于运营现金流,自由现金流长期为负。由于页岩油企业长期不能给投资人分红,投资人的不满日益加大,很多投资者要求生产商控制资本支出,给投资者回报利润,否则便不会后续投资。银行对页岩油上市公司估值过高的担忧增大,导致相关企业能够通过贷款融资的数量普遍减少。根据花旗集团分析师的预测,2017年页岩油公司的借贷基数将较往年下降10%~15%,而资金成本增长近15%,进一步加剧了页岩油企业的生存压力。当前,各页岩油生产商的经营理念已经从“投资为王”逐步转变为“现金流为王”。许多页岩油公司表示,即使油价继续上升,也不会扩大生产,而是把现金流作为股东的股利[4]

对于各种希望进入二叠纪盆地的公司来说,盈利机会仍然存在,关键是要选好进入方式,选择与自身能力相匹配的项目。绝大多数在二叠纪盆地购买土地且为作业者的公司,此前在该地区都有资产。开展并购的主要目的是收购与原有资产临近的区块,方便打有更多段数的水平井,发挥规模效应。对于从未进入该盆地又计划亲自担任作业者的公司,在进入之前必须深入了解所购买区块地区的地质条件,具备与公有、印第安部族和私人等多种类型土地拥有者谈判的能力,以及拥有页岩油勘探开发的技术能力和并购大面积区块的资本实力。对于那些作业能力欠缺但资金充足的公司而言,进入二叠纪盆地的最佳方式是并购具备技术实力且已经在当地作业的公司。这些并购者同时应具备高超的非作业者管理能力,非常熟悉页岩油勘探开采的整套技术,深入了解所购买企业的资源情况。

3 美国二叠纪盆地并购热潮形成的原因

3.1 潜在价值高

相对于巴肯(Bakken)和鹰滩(Eagle Ford)盆地而言,二叠纪盆地的整体开发还未步入成熟期,储量和产量有上升潜力。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在2014年1月出具的北美页岩油技术可采储量报告,二叠纪盆地的潜在开发油层为4.7万平方英里,原油技术可采储量达246亿桶,天然气达79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凝析液(NGL)达到63亿桶,其中Spraberry层和Wolfcamp层的技术可采储量最大[3]。二叠纪盆地产出含液体量比较高,原油和凝析液占70%~80%,这使得其价值相对较高。根据美国地质局2016年11月的报告,仅Midland次盆Wolfcamp油层的技术可采资源量就有200亿桶原油、16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和16亿桶凝析油。伍德麦肯兹估算,美国二叠纪盆地的剩余可采储量高达1500亿桶。IHS预计,二叠纪盆地潜在可采资源量为200亿~1600亿桶当量,可媲美沙特阿拉伯的加瓦尔油田(可采资源量为1600亿桶当量)[5]

二叠纪盆地还有大量的剩余井位。伍德麦肯兹估算,二叠纪盆地在50美元/桶油价条件下,经济剩余井位有6万余口,Midland和Delaware次盆各占一半,Wolfcamp产油层占2/3。即使按照7000口/年的速度(假设1台钻机打1口井平均需要20天,按400台钻机计算),也足够开发8~9年[3]

二叠纪盆地埋藏深度较浅,在3000英尺(1000米)深度,就已经有不少区块可以进行大规模开采,与中国四川地区页岩气动辄三四千米的埋藏深度相比便利很多。另外,二叠纪盆地主力产油层多、厚,且含油量高,从垂直方向上看,拥有10余个目标层。单Wolfcamp层就包含A、B、C、D层等多个产油层。从厚度上看,二叠纪盆地的产油层厚度达到1300~1800英尺,而巴肯盆地的产油层厚度约为10~120英尺,鹰滩盆地约为150~300英尺。可见二叠纪盆地在整体开发方面占有不少优势,打一口直井就能够穿透多个储层,钻采效率非常高。

3.2 技术进步推动成本下降

几年前,二叠纪盆地还需要油价在70美元/桶以上才能开发,从2014年开始,该地区的开发成本迅速下降,Midland和Delaware地区盈亏平衡价格在2015年下降20%。时至今日,二叠纪盆地部分地区的资源,例如Midland地区盈亏平衡价格在60美元/桶以下的产量,占美国本土盈亏平衡价格在60美元/桶以下产量的28%[6]

二叠纪盆地成本大幅下降主要得益于技术进步。作业公司关闭了低效井,专注于提高核心区域的高效井,大幅提升了压裂段数和完井速度。压裂段数增多,而且每一段所注入的沙量和涉及范围逐渐增加。自2014年起,整个二叠纪盆地单井水平压裂段数增加近30%,压裂支撑剂和液体注入量翻了一番。作业公司普遍采用快速完井技术,核心区平均每口油井的产量提高35%[7]。例如,先锋公司在二叠纪盆地的单井产量在两年时间里增长40%,钻井完井成本下降35%;加拿大能源公司(EnCana)在二叠纪盆地打1口16000英尺的水平井,钻井时间从2014年的20多天缩短到现在的不到10天[6]。康休资源公司(Concho Resource)宣称,从2015年一季度至今,该公司每英尺油井成本已下降40%[8]2014-2017年美国二叠纪盆地打1口油井的平均天数见图2。

 

 

3.3 外输设施完善

二叠纪盆地的产量能否对原油市场产生实质性影响,关键还要看外输设施是否能满足该地区的运力需求。当前二叠纪盆地的产量为179万桶/日,管道设施运力为220万桶/日,运输量约占管道运输能力的80%。此外,本地炼厂还可以消化45万桶/日的原油。总体来看,虽然外输运力比较紧张,但当前仍然可以满足盆地原油消纳需求。二叠纪盆地产量正在快速攀升。各研究机构普遍预测,2017年底二叠纪盆地产量可能达到270万~290万桶/日,因此,外输设施扩容刻不容缓。该地区正在新建Midland-Sealy、EPIC和South Texas Gateway 三条管道,扩建Cactus、Bridge Tex、Permian Express、Basin Loop四条管道。预计到2018年年初,随着Bridge Tex(10万桶/日)和Cactus(6万桶/日)扩建项目以及Midland-Sealy管道新建项目(30万桶/日)投产,该地区将增加46万桶/日的运力,原油总体消纳能力将增加到305万桶/日,基本可以与产量增长同步。2019年年底,随着管道新扩建项目全部投产,预计该地区运力将更加充足,达到520万桶/日[9]

3.4 大公司推波助澜

页岩革命的成功使得大石油公司开始转变对二叠纪盆地的态度,纷纷表示追加在该地区的投资。继埃克森美孚之后,壳牌和雪佛龙公司都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对二叠纪盆地的高度关注。雪佛龙原本就是二叠纪盆地最大的区块所有者,拥有200万英亩土地权益,过去开发较少。2017年9月,雪佛龙公司表示,将在2018年投资大约40亿美元提高其在二叠纪盆地的原油产量,将原油产量提高到40万桶/日以上。壳牌则表示,到2018年把其在二叠纪盆地的产量从14万桶/日提高到15万桶/日。继收购BOPCO公司之后,2017年10月,埃克森美孚从Genesis Energy公司手中收购了Delaware次盆的一个原油终端。资本雄厚的大石油公司的强势介入,必将抬高并购价格,而碎片化的区块所有权则提供了大量潜在的可并购资源,对二叠纪的并购热潮产生了推波助澜的作用[8]。当前,二叠纪盆地区块面积居前5位的运营商分别是雪佛龙、埃克森美孚、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先锋公司和西莱能源(Cimarex Energy)。

4 二叠纪盆地的产量预期及对油价的影响

4.1 2025年二叠纪盆地的产量可达450万桶/日

2017年10月,二叠纪盆地的原油产量为191万桶/日,约占美国国内产量的25%和全球产量的2%。近期来看,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2018年底二叠纪盆地的原油产量将达到290万桶/日,将占美国原油总产量的约1/3。预计2017年美国原油总产量将达到930万桶/日,比2016年增加50万桶/日,预计2018年总产量达到990万桶/日,超过1970年创下的960万桶/日的历史最高纪录[10]。美国这两年新增原油产量将全部来自二叠纪盆地的页岩层和墨西哥湾的深水产量。Raymond James公司预计,二叠纪盆地原油产量在2017年和2018年将分别达到275万桶/日和340万桶/日,将提供美国1/3的原油产量[9]

中远期来看,二叠纪盆地的产量与其成本、油价和管道运输能力息息相关。伍德麦肯兹设定,当油价为50美元/桶时,在成本不涨、基础设施条件完备的高情景中,2022年二叠纪盆地的产量将达到400万桶/日,2025年约为450万桶/日。其中,Wolfcamp和Bone Spring两个地层产量的复合增长率将自2017年起达到21%,实现37万桶/日的增长。意味着二叠纪盆地的水平钻井数在2022年将达到惊人的550口,远超2014年12月353口的最高值。当前开发二叠纪盆地的成本只是2014年的一半,在成本两年内回升至2014年的水平(即增长50%)的低情景中,该地区2022年将仅维持187口最有效率的钻井,预计产量仅为200万桶/日左右。在假设成本两年内增长25%的中情景中,2022年产量将升至310万桶/日(见图3)[11]

 

 

4.2 2025年油价在60~70美元/桶的水平

页岩油生产具有周期短、衰减快的特点,使页岩油成为全球原油产量中的弹性部分,对边际原油供应增量有着重要影响。当前国际油价的地板价由欧佩克掌握,天花板价格则由美国掌握。原油供需再平衡基本上遵循着油价上涨-盈利改善-页岩油增产-油价回落的规律。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2025年美国页岩油产量约为600万桶/日,2040年前产量基本保持平稳[12]。图4显示了2010-2040年美国原油产量。

 

 

伍德麦肯兹认为,当前上游投资减少,将导致2020年和2025年石油供应缺口分别达到560万桶/日和1700万桶/日,仅靠低成本的美国页岩油和欧佩克常规原油是无法填补供应缺口的。为了拉动高成本原油的开发,国际油价需要爬升到一定高度。成本在40美元/桶以下时的供应缺口主要由非欧佩克其他资源以及欧佩克原油增量填补,成本在40~50美元/桶时的供应缺口主要由美国本土48州未来产量填补,成本在50~70美元/桶时的供应缺口主要由美国本土48州未来产量以及欧佩克增量填补。上述资源量已基本可以填补2020年前的供应缺口,边际成本约在60~67美元/桶。要满足2025年前1700万桶/日的缺口,需要动用美国页岩油和常规项目高成本的部分,边际成本大约在70~80美元/桶。

伍德麦肯兹的判断是在没有考虑技术进步的前提下做出的,而石油行业在2014年油价下跌后一直尝试通过技术创新降低成本,增加产量。考虑到技术进步带来的生产效率提高和成本下降,美国页岩油边际供应成本仍将持续下降。按照生产效率因为技术进步而每年提高1%的速度计算,原油供应成本2025年前应有10美元/桶的下降空间,届时国际油价维持在60~70美元/桶相对比较合理。

5 对策建议

5.1 中国企业应谨慎进入美国二叠纪盆地

虽然美国二叠纪盆地资源丰富,开发潜力很大,但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当前,在美国二叠纪盆地进行并购交易的主体主要是在该盆地深耕多年且非常熟悉各方面情况的美国本土公司。对于外国公司来说,进入二叠纪盆地还是有一些难度的。对于希望作为作业者进入的外国公司来说,在一年多的并购热潮中,二叠纪盆地的一些有利区位,特别是Midland地区的有利区位已经被抢占,后进入者的区块质量大不如从前。对于非作业者来说,二叠纪盆地的情况不同于以往接触的常规油田,运营方式也与传统油气商有很大区别,与其他页岩油盆地相比也有其独特性,对团队的资金、技术和管理能力提出了较高要求。在近期油价并无大幅反弹的背景下,购买二叠纪盆地对于经验相对匮乏的中国公司来说恐怕不是最优选择,而是在没有优质常规资源下的次优选择。在热潮之中,我们应该保持冷静,不要盲目跟风,要审慎决策,做出对自身最为有利的判断。

5.2 学习将非常规技术应用于常规资源的做法

严格意义上,美国二叠纪盆地所产原油大部分应该属于常规资源。在二叠纪盆地从业的公司的独到之处在于,它们不仅掌握了当今最先进的非常规资源开采技术,在油藏刻画、水平压裂、多油层整体开发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还把这些技术应用到了常规资源中,使开采多年的常规老油层重新焕发了青春。建议中国公司密切关注二叠纪盆地技术发展趋势,特别是要学习其将非常规技术应用于常规资源开发的做法,将先进技术成果应用到国内油藏开发中,提高原油开采效率。

5.3 持续关注二叠纪盆地潜能和成本,深入研判其对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

当前二叠纪盆地的原油产量虽然只占全球原油供应的2%,但因为是国际原油市场的边际产量,其成本波动直接左右着国际油价的走势。简而言之,美国原油能否在低油价环境中保持稳产增产,抗衡欧佩克,增加国际原油供应能力,关键要看二叠纪盆地的挖潜降本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讲,建议国内的行业研究者要持续关注二叠纪盆地的生产潜能和成本,深入研判其对国际油价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IHS. Permian upstream deal volume explodes in first quarter—region on pace for blowout year[R]. 2017-04.

[2] 美钻井批文逆天狂飙:单盆地单月竟超500口[EB/OL]. 凤凰财经网, 2017-04-26. http://finance.ifeng.com/a/20170426/15321312_0.shtml.

[3] 光大证券. 二叠纪盆地,超级油田之王的前世今生[R]. 2017-08.

[4] 蒲强, 郭一凡. 页岩油:从现金流和资本支出看复产速度[R]. 国金证券, 2017-11.

[5] 二叠纪盆地潜力有多大[EB/OL].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2016-11-15. http://center.cnpc.com.cn/bk/system/2016/11/15/001620832.shtml.

[6] Wood Mackenzie. Permian Regional Overview[R]. 2017-02.

[7] 旭升孚翠公司. 油气资产筛选与评估[R]. 2015-03.

[8] 赵前. 二叠纪盆地并购潮成因及展望[N]. 中国石油报,2016-10-25(2).

[9] Raymond James & Associates, Inc. Energy Stat: Will Our Above-Consensus Permian Oil Growth Forecast Cause Differentials to Blow Out?[R]. 2017-05.

[10] EIA. U.S. crude oil production forecast expected to reach record high in 2018[EB/OL]. https://www.eia.gov/todayinenergy/detail.php?id=32192.

[11] Wood Mackenzie. Lower 48 oil supply outlook: Permian, Eagle Ford, Mid-Con, Bakken[R]. 2017-06.

[12] EIA. Tight oil expected to make up most of U.S. oil production increase through 2040[EB/OL]. 2017-02. https://www.eia.gov/todayinenergy/detail.php?id=29932.

收稿日期:2017-12-07

编  辑:夏丽洪

编  审:张一驰

分享到

二维码扫描

《国际石油经济》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8 cnpc.com.cn 京ICP备150607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