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数字期刊当前期刊国际化经营
石油公司获取新勘探区块规律探寻
更新日期:2017-08-17    作者:张礼貌,殷进垠( 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    【字体:
 

摘 要:获取勘探新区块是石油公司捕捉油气发现、优化资产组合的一个重要手段。通过对选取的小型、独立及大型一体化三类样本石油公司在20012014年获取区块的类型分析,发现石油公司发展上游业尤其是勘探策略上的一些特点。在样本公司新获取的勘探区块中,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型占比最大,但地表勘探类型近几年面积及占比都有较大幅度增加。新获取区块以深水和大陆架为主,陆上区块占比较小。每个样本公司都有各自的战略布局,小型公司专注某一领域重点聚焦;独立及一体化公司则全球经营,除在传统核心国家重点布局外,也适时进入其他潜力大的非核心区域或国家。样本公司争取较大的作业者比例。这些经验和做法对中国石油企业国际化经营提供了启示和借鉴。

关键词:石油公司;新区块;勘探程度;地形;地理分布;作业者

General rules of acquiring new exploratory blocks for oil companies

ZHANG Limao, YIN Jinyin

(Sinopec Exploration and Production Research Institute)

AbstractAcquiring new area blocks is an important means for oil companies to capture oil and gas discoveries and optimize the portfolio assets. Based on the new acquiring exploration blocks in 2001-2014 for the selected sample oil companies which are grouped into small, independent and large-scale integrated classes, some characters about oil companies’ upstream growths and the exploratory strategies especially are obtained. In the newly acquired exploratory blocks of sample companies, the surface exploration/drilling blocks accounts for the largest ratio but the area and its proportion of surface exploration type have increased greatly in recent years. In terms of terrain, deep water and shelf types dominate the newly obtained blocks while the type of onshore accounts for small rates. As for the blocks distribution, each sample company has different strategic layout. Small companies concentrate on some special area and focuses on some important points. While independent and integrated groups operate globally, and they also timely entry into other non-core countries which own large exploratory potential regions in addition to obtaining blocks in traditional core countries. Sample companies strive for a larger proportion of blocks in the deep water and shelf exploration types which they run as operators. These experiences and practices provide Chinese petroleum enterprises for global operation with a series of good references and enlightenments.

Key wordsoil companies; new blocks; exploration degree; terrain; geographical distribution; operators

获取新区块以捕捉油气发现机会、优化资产是石油公司实施上游战略的一个基本途径。本文主要选取小型、独立、一体化三类样本石油公司,通过对样本公司获取新区块在勘探程度、地形变化、国家分布以及作业者类型等规律的分析,得到石油公司发展上游业务尤其是勘探战略的一些特点,总结出石油公司在获取区块及勘探策略方面的一些做法或启示。

选取的小型样本公司包括科斯莫斯(Kosmos)、凯恩(Cairn能源、查理厄特(Chariot);独立样本公司选取美国的安纳达科(Anadarko)、阿帕奇(Apache);一体化石油公司包括埃克森美孚、壳牌、意大利埃尼、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简称挪威石油)。时间划分为200120052006201020112014年三个阶段,2015年因资料缺乏不在其中。选取的样本公司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样本公司获取新区块的策略仍具有一些借鉴意义。

1 新获取区块勘探程度分析

依据勘探开发程度,油气区块大致可以分为评价研究、地表勘探、地面勘探及钻井、勘探开发、开发、生产6类。评价研究类属非常早期的区块,没有或者有很少的地震工作量,主要以构造、盆地分析等地质研究为主;地表勘探类属于早期区块,除地球物理勘查外,主要实施二维地震,包括少量三维地震;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区块勘探程度提高,以部署地震工作量或者探井为主;勘探开发类相对模糊,可能处于地面勘探及钻井阶段,也可能已有商业油气发现;开发类区块则主要是以建产能为主;生产类区块则是正在生产的成熟油气田。石油公司新获取的区块以勘探区块为主,但勘探区块占比和不同勘探程度区块占比值得研究分析。

1.1 新获取的勘探区块占绝对比例

世纪初到2013年,国际油价持续上涨,石油公司上游业务投资回报率远大于下游,占有区块、获取资源成为石油公司的上游战略选择[1]。样本公司整体新获取区块面积从2001年的2.8万平方英里①增长2014年的25.7万平方英里,增长了8倍。勘探区块成为石油公司新获取区块的主要类型。2001年以来,新获取勘探区块面积占比达到90%以上,并在2006年上升到98%以上;2008年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勘探区块面积占比降低到95%;随着油价的反弹,样本公司再次进入扩张模式,2011年后新增勘探区块面积所占比例大幅提升到99%以上(见图1)。而新获取的开发区块面积仅为数千甚至数百平方英里。

 

1.2 新获取区块中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占主要比例

在样本公司新获取的勘探区块中,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型的区块面积由20012005年间的年均2.47万平方英里增长到20062010年间的6万平方英里,20112014年期间进一步增长到年均14.5万平方英里,其相应面积占比从66%增至72%2011年以后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区块占比有所降低,但面积占比依然达到60%

地表勘探类型排在其后,20012014年期间样本公司新获取的地表勘探类型的区块面积年均为2.7万平方英里,面积占比为24%。评价研究类和勘探开发类区块面积占比较低,20012014年期间分别为5%6%

1.3 地表勘探类区块占比大幅上升,勘探开发类较大幅度下降

样本公司新获取地表勘探类区块面积从20062010年的年均1万平方英里增至20112014年的8万平方英里(见图2),占比也从11%大幅增加至33%;同期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区块也有大幅增加,但面积占比下降到60%。勘探开发类区块面积在20112014年下降,占比下降到1.4%,而在20012005年、20062010年两个阶段,面积占比都达到10%以上。这表明,在油价上升阶段,石油公司更注重前沿、勘探程度较低的区块,成熟盆地虽然风险小,但获得大发现的机会也较小。在高油价下,石油公司更加偏好风险较高、潜力较大的低勘探程度区块。

 

1.4 三类石油公司新获取区块偏好不同

20012010年,小型石油公司新获取区块中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区块占绝对比例,20112014年期间地表勘探类区块面积大幅增加,超过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占比达到50%。小型石油公司偏重勘探程度低的地表勘探类及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区块。

独立石油公司和小型石油公司比较类似。在前两个阶段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型占到80%以上的比例,但是在20112014年这一阶段地表勘探类型区块年均面积大幅增加8.6倍,所占比例也由上一个阶段的15%升至35%。与此同时,独立石油公司评价研究类型区块也有大幅增加,面积占比升至12%。可见独立石油公司主要偏重于低勘探程度类型的区块。

一体化石油公司新获取勘探区块类型相对分散。在20012005年、20062010年两个阶段,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占主要比例,地表勘探类及勘探开发类区块面积占比均在十几个百分点,评价研究类区块占比则小很多。20112014年,一体化石油公司的地表勘探类面积大幅增加,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区块面积也有很大增加,其他类型区块面积增加相对较小(见表1)。

 

2 新获取区块地形变化

区块地形主要分为陆上、大陆架(浅水)、深水,还有从陆上延伸至大陆架的陆上-大陆架,以及大陆架延伸至深水的大陆架-深水两种地形。

2.1 新获取区块主要以深水和大陆架为主,陆上区块面积占比走低

样本公司20012014年新获取区块地形分布显示,陆上区块在2007年前比较突出(占比在30%左右),2007年后面积占比明显下降。2007年以来,样本公司新获取的深水区块面积占比基本在50%以上(20102013年除外)。大陆架区块在2010年前不是很突出,但2010年后随着北极热的兴起,石油公司尤其是埃克森美孚、壳牌等巨头看好北极前景,大陆架面积占比大幅增加,2010年达到57%2013年由于埃克森美孚在俄罗斯新获取近24万平方英里的超大北极大陆架区块,大陆架面积占比高达70%(见图3)。

 

分时间区间来看,样本公司新获取的深水区块面积及占比均呈增加态势(见表2),从20062010年的48%增加到20102014年的52%;大陆架区块面积及占比也有所增加;而陆上区块面积虽有增加,但占比出现大幅下降。样本公司新获取区块的地形变化,体现了石油公司的勘探趋势,大陆架、深水逐渐成为石油公司勘探开发的主力领域,而陆上区块随着勘探程度增加在石油公司资产组合中的比例逐渐下降。

 

2.2 小型石油公司主要获取深水区块

样本中的小型石油公司成立时间晚,陆上优质区块基本上掌握在跨国石油公司及国家石油公司手中,于是小型石油公司纷纷瞄准潜力大的深水领域。由于在技术积累、管理经验以及资金实力上,小型石油公司都无法与大石油公司抗衡,小型公司采取差别化策略,集中在某一类区域,有重点地开展业务。在3个小型样本公司中,科斯莫斯、查理厄特几乎全部为深水或者大陆架-深水区块。凯恩公司2010年前新获取的区块中有部分是陆上区块,在20112014期间,大部分是大陆架或者深水区块(见表3)。

 

2.3 独立石油公司转向深水和大陆架

独立石油公司成立时间早于小型石油公司,在新进入区块类型上采取海陆兼顾策略,2010年前后开始偏向于获取深水区块。2007年以前阿帕奇新获取的陆上区块占据较大比例,2010年后转向大陆架及深水,在澳大利亚西北大陆架、英国北海以及埃及的苏伊士海湾盆地取得了大量大陆架区块,面积占比超过了55%2014年尽管油价大幅下降,阿帕奇在澳大利亚Rowley次盆获取了近5000平方英里的深水区块。

安纳达科的情况类似,2009年前陆上区块占较大比例,此后新增陆上区块面积很小。与阿帕奇不同,安纳达科主要获取深水区块,除了2012年新获取6800平方英里的大陆架区块外,其他年份获取的主要是深水区块。

2.4 一体化石油公司大陆架和深水区块大幅增加

一体化石油公司新获取区块在陆上、大陆架以及深水都有涉及。20012005年一体化石油公司新获取区块中,陆上、大陆架、深水面积占比为分别为20%15%39%20062010年陆上、大陆架、深水区块面积都有较大幅度增加,而大陆架增幅更大,面积占比增加到30%20112014年一体化石油公司表现出对大陆架的青睐,大陆架区块面积占比攀升至46%,超过深水;深水区块面积尽管也有大幅增加,但占比与20062010年差不多;陆上区块面积占比有较大幅度下降(见图4)。

 

3 新获取区块地理位置分析

不同石油公司在新区块的地理位置选择上有很大不同,即使同类型的公司,区块地理位置选择也有较大差别。

3.1 小型石油公司专注于某一区域

科斯莫斯2001年以来新区块基本分布在北大西洋两岸。2004年公司挺进加纳,2006年大力进入摩洛哥,2011年进入苏里南,2012年进入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2013年进入爱尔兰、加纳等国,并且主要获取深水区块。较为年轻的查理厄特也选择在大西洋两岸布局,但查理厄特主要在西非、北非以及南非等大西洋东岸国家进行布局,包括毛里塔尼亚、摩洛哥及纳米比亚等国。

凯恩这家起源于英国的石油公司,国际化程度比前两家公司较高,新获取区块资产以欧洲为主,包括英国、法国、挪威、意大利、西班牙、爱尔兰等国,20062010年凯恩在欧洲各国新获取的区块面积占比接近50%20112014年期间升至61%。印度也是凯恩获取新区块的核心国家,公司在印度持续获取了大量陆上区块。2012年后凯恩开始涉足除欧洲及印度外的其他国家,2012年在毛里塔尼亚、2013年在南非分别新获取47002900平方英里的勘探区块。

3.2 独立石油样本公司差异较大

阿帕奇公司战略布局非常清晰,除了美国本土外,海外经营核心国家是澳大利亚、埃及。2001年以来,仅2009年在英国获取一个面积不到50平方英里的区块及在苏里南新获取1400平方英里的区块。

安纳达科国际化程度高出阿帕奇。除美国本土外,安纳达科在阿尔及利亚、加纳、巴西、突尼斯、哥伦比亚、新西兰、莫桑比克等12个国家获取了区块。区块所在国相对分散,集中度也比较低,在某一国家获取的区块面积一般较小,基本上在数百平方英里。当然,安纳达科也在一些国家有大面积的勘探区块收获,例如2006年在新西兰(13073平方英里)、2007年在莫桑比克(8909平方英里)、2012年在哥伦比亚(9123平方英里)、圭亚那(7722平方英里)、南非(31016平方英里),2015在新西兰(56873平方英里)都取得了大面积区块。除新西兰外,其他都是新进入国家,可以看出,安纳达科是一个敢冒风险的石油公司,重视对前沿区的勘探。

3.3 一体化石油公司全球化经营

埃尼在影响力上小于埃克森美孚、壳牌,但在全球拥有勘探区块的国家数量上并不亚于这些石油巨头。2001年以来埃尼在50多个国家获取油气区块,勘探业务主要围绕非洲及亚太布局,并适时拓展至其他潜力大的区域,例如南美、俄罗斯、中亚等。埃尼几乎进入非洲所有油气资源富集的国家,包括安哥拉、纳米比亚、利比里亚、肯尼亚、阿尔及利亚、埃及、摩洛哥、南非等。在亚太则是有选择性地进入越南、印度尼西亚、缅甸等几个国家。除此之外,埃尼2007年进入葡萄牙,新获取了8130平方英里的勘探区块;2010年进入委内瑞拉、乌拉圭等国;2013年进入巴西并获取地中海国家塞浦路斯的区块。

挪威石油在少数几个国家重点布局,然后择机进入其他国家。挪威石油主要立足于本土,重点发展西非安哥拉、亚太澳大利亚以及北美加拿大等少数几个国家的业务。20012014年,有5个年份在澳大利亚获取新区块(11个,面积36500平方英里),10个年份在安哥拉(51个,18250平方英里),8个年份在加拿大(26个,3580平方英里)获得区块。公司在本土挪威,每年都有新区块获取。对于非核心国家,挪威石油一旦进入,就作为战略目标获取大面积区块。例如2005年进入利比亚(9128平方千米)、2007年坦桑尼亚(2160平方千米)、2011年俄罗斯(30364平方千米)、2012年俄罗斯(8862平方千米)、2014年新西兰(3791平方千米)、苏里南(3407平方千米)等。这些区块都处于地表勘探阶段,勘探程度较低。挪威石油随时扫描并捕捉全球油气发现机会,并将某些国家作为潜在的重点布局国家。

从壳牌近十多年来的新区块看,澳大利亚显然是壳牌最为倚重的国家,亚太是其布局的重心。2001年以来,除2002年在澳大利亚没有取得区块外,其他年份都有斩获,年均获取面积5000平方英里;马来西亚、缅甸、新西兰等也是壳牌进入次数多、获取区块面积大的国家。壳牌进入北美、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的频率也较高,但在欧洲、中东北非等地区进入较少。近年来,壳牌的战略布局有所变化,除传统亚太外,壳牌加大了在北非、欧洲等地的区块获取力度2012年获得埃及生产区块、摩洛哥5个勘探区块,2014年再次获得摩洛哥4个共14184平方英里的区块。在欧洲,壳牌先后进入德国、英国、挪威、丹麦、意大利、爱尔兰等国,其中挪威成为壳牌新的重点布局国家,20112015年都有进入,主要针对挪威北海以及巴伦支海的深水区块。

埃克森美孚的油气区块遍布北美、亚太、南美等各大战略区,中东北非由于局势动荡、投资环境差,埃克森美孚很少进入[2]。埃克森美孚比较重视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安哥拉、尼日利亚、坦桑尼亚、马达加斯加及南非等都有新获取的区块,而且面积较大。埃克森美孚看重俄罗斯,2003年首次进入,2010年取得俄北极圈内亚马尔省南喀拉海近5万平方英里的大陆架区块。2013年再度投入重金,获得俄北极大陆架23.5万平方英里区块,几乎涉及俄北极圈内所有重大盆地:拉普提夫海西部次盆、楚科奇海北部盆地、喀拉海北部区域、东西伯利亚海所属阿蒙森盆地、罗蒙诺索夫海岭等。埃克森美孚近年新获取区块在各大战略区都有分布,例如澳大利亚、越南、加拿大、伊拉克、哥伦比亚等。勘探程度较低、区块面积大的国家集中在越南和哥伦比亚。

4 新获取区块作业者分析

4.1 样本公司争当新进入区块的作业者

2001年以来样本公司以作业者身份新获取区块面积占比大多在50%以上,平均为63%。样本公司有较大差别,即使同类型公司也有所不同,例如,科斯莫斯、查理厄特在近100%的新获取区块都是作业者,凯恩则为64%;壳牌以作业者身份获取的区块仅占37%,埃克森美孚则高达92%

分阶段来看,20062010年样本公司(不包含科斯莫斯和查理厄特)新获取区块作业者面积占比较20012005年上升,而20112014年有所下降,但变化不明显,而安纳达科、挪威石油以及壳牌的这种趋势较为明显(见图5)。

 

4.2 新获取作业者区块以深水为主

20012014年期间,在样本公司以作业者身份新获取的区块中,有6个公司深水区块占比最大。小型石油公司科斯莫斯、查理厄特新获取区块基本都是深水,安纳达科深水面积占比在50%以上,其他公司约在30%(见图6)。埃克森美孚2013年获取大面积的大陆架区块,其作业者大陆架区块面积占比达到76%。即使不计入近期新获取的俄罗斯区块②,埃克森美孚以作业者身份获取的大陆架区块占比仍然占比最大。样本公司以作业者身份获取的陆上区块占比较低,均不超过20%

 

20112014年期间,各样本公司作业者面积占比最大的区块类型没有发生变化,但在面积占比数值上有所变化,相应在其地形面积占比上也有变化。凯恩公司陆上、大陆架、深水作业者区块面积占比均有所下降,阿帕奇、埃尼、挪威石油3个公司的大陆架及深水有所增加,埃克森美孚大陆架区块占比大幅增加而深水区块占比有所下降。样本公司作业者陆上区块所占比例基本都有较大幅度下降,而大陆架以及深水区块作业者面积占比基本都有所增加,说明大陆架及深水区块是石油公司争取作为作业者的主要区块类型。

4.3 新获取作业者区块以地面勘探及钻井类为主

20012014年期间,在9个样本公司中,除科斯莫斯外,其他8个公司以作业者身份新获取的区块都以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占比最大,最高的是阿帕奇84%,壳牌最低为21%,样本公司整体接近50%。除科斯莫斯外,其他样本公司地表勘探类型区块面积占比不是很高;处于早期的评价研究类及勘探开发类占比较低,样本公司整体平均值分别为2.3%4.0%(见图7)。

 

20112014年期间,样本公司以作业者身份新获取的区块地面勘探及钻井类面积占比大多有较大幅度下降,例如科斯莫斯、凯恩、安纳达科、挪威石油、壳牌等;阿帕奇、埃克森美孚有较大的提高,主要与这两个公司分别在埃及以及俄罗斯获取的大面积区块有关。整体上说,近年来在以作业者身份新获取的区块勘探类型中,地表勘探及钻井类仍然面积占比最大,但有小幅降低,而处于早期地面勘探类及评价研究类的面积占比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4.4 新获取的大面积区块倾向于以作业者身份进入

20112014年期间,样本公司以作业者身份获取的大面积区块往往勘探程度较低。样本公司在单一国家一年内新获取面积超1万平方英里的区块共有19次,其中获取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区块12次、地表勘探类区块6次、评价研究类区块1次。

对于勘探程度低而面积大的区块,石油公司往往倾向于自己担当作业者,期望亲自找到大发现。在上述19次大面积区块获取中,有14次选择作为作业者。例如,埃克森美孚在俄罗斯获取的超大面积大陆架区块,其身份是联合作业者;2005年在马达加斯加、2009年在越南获取大面积区块也都是作业者身份。埃尼、挪威石油及阿帕奇也有这种倾向。即使在非核心国家,石油公司对于大面积勘探程度低的区块,也往往要争当作业者。例如,安纳达科2012年在南非,埃尼2012年进入俄罗斯、2013年在南非、2014年在阿尔及利亚,壳牌2003年进入坦桑尼亚,都是以作业者身份获得大面积区块。

5 结论和启示

5.1 勘探是石油公司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根本

资源和储量是石油公司可持续发展的基础,石油公司通过自身勘探以及购买两种方式建立公司资源量、储量基础[3]。从样本公司近14年新获取的区块类型看,不管是哪类样本公司,新获取的区块中均以勘探类占绝对比例。起步较晚的小型石油公司以勘探作为发展起点,期望通过花费较少的资金力争获得商业发现,然后再实施开发;实力雄厚、经营历史久远的一体化石油公司,也将获取勘探区块放在首位。这反映出石油公司普遍看重勘探业务,将勘探看作是自身持续发展最重要的基础。

5.2 地表勘探类区块近年更受石油公司重视

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区块在样本公司新获取的区块中面积占比最大,其次是地表勘探类区块。从趋势上来看,地表勘探类区块面积及占比都有明显增加。20112014年期间样本公司新获取的地表勘探类区块面积比20062014年增加7.5倍,占比从11%大幅增至33%,而地面勘探及钻井类区块面积同期增加1.4倍,占比有较大幅度下降。这表明石油公司承担勘探风险的愿望增强,处于勘探早期、勘探程度低的地表勘探类区块,在石油公司中的比重将越来越大。

5.3 在深水及大陆架等区块上争取较大的作业者比例

石油公司在技术专长领域及核心资产所在国争取担当作业者已成为共识,但并不绝对,在非核心国家具有重大潜力的新兴领域,也可选择作为作业者。因此有重点地进行选择,确定合适的作业者区块占比,是石油公司面临的一个重要决策。对样本公司的分析表明,作业者区块在获取新区块中占比达60%左右。小型石油公司新获取区块基本上都是作业者,埃克森美孚作业者区块占比也达到80%以上。深水是当前油气发现的最主要领域,北极大陆架前景广阔,二者已成为石油公司新进入区块担当作业者的最主要勘探领域。从勘探程度来说,地面勘探及钻井类是石油公司以作业者身份获取的最主要类型区块,地表勘探类占比也有增加的趋势。石油公司现在承担风险的愿望在增强,期望以作业者的身份进入勘探区域。

5.4 非核心低勘探大面积区块是石油公司的勘探策略目标

样本公司都有在某些年份重点进入一些国家、获取大面积低勘探程度区块的案例,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国家并非是石油公司传统的核心国家。例如,埃克森美孚2005年新获取东非马达加斯加11147平方英里处于地表勘探阶段的区块,2009年取得越南超过14000平方英里的地表勘探区块,2013年大举进入俄罗斯等。壳牌、挪威石油、埃尼、安纳达科等也都有这样的记录,而且很多是以作业者身份获取区块。当石油公司看好某一低勘探程度的潜力区时,不管是不是传统核心国家,都会果断进入,并且期望能够主导该区域的勘探进程,这体现出石油公司对前沿区块早期进入、占有先发优势的勘探策略[4],当然石油公司实施这一策略是慎重有选择的。中国的石油企业可以借鉴这种做法,不要拘泥于传统核心区域,根据上游发展需求,适时拓展战略性勘探领域,果断进入具有潜力的低勘探程度区域。

5.5 精准聚焦勘探领域是小型公司取得成功的关键

科斯莫斯等小型石油公司虽然进入油气行业较晚,但相继取得有重大影响的油气发现,其勘探策略值得借鉴。这些小型石油公司一开始就确定以深水作为勘探主战场,但避开墨西哥湾、巴西盐下、西非等炙手可热的深水区,而选择勘探程度低、此前鲜有油气发现、不被大石油公司所关注的北大西洋两岸深水区域。小型石油公司并没有全面铺开,而是重点聚焦摩洛哥、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加纳等少数几个国家开展勘探业务。小型石油公司选择在这些区块担当作业者,由自己来主导勘探发展,因为只有担当作业者才能更好地把握机会,而不是简单地参股。深水、低勘探程度、避开热点、重点聚焦、集中资源、担当作业者正是科斯莫斯等行业新兵取得重大油气发现的关键。对于深水技术相对逊色、正努力寻找勘探突破的中国石油企业而言,他们的经验具有借鉴意义。

(文中所有图表数据均来自IHS EDIN

参考文献:

[1]     IHS Energy. Company strategies in a low oil price environment[R]. 2015-03.

[2]     张礼貌. 国际石油公司上游战略外部影响因素分析及启示[J]. 国际石油经济,2016 (7).

[3]     张礼貌. 国际一体化石油公司储量经营指标分析及启示[J]. 国际石油经济,2016 (7).

[4]     Wood Mackenzie Upstream Insight. U.S unconventional exploration creates valuation, not just for everyone[R]. 2013-10.

收稿日期:2017-05-09

编  辑:王立敏

编  审:周 勇

分享到

二维码扫描

《国际石油经济》编辑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8 cnpc.com.cn 京ICP备15060718号